阿啾

不定时更新。
杂食性动物。
新人上路。

【喻黄】理化老师那见不得人的关系

【祝少天大大天天开心,生日快乐!】

少天的生日贺文

私设

物理老师喻×化学老师黄

  

  我叫卢瀚文,是荣耀高中的一名高一学生。 

  我从入学一个月开始,就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

  我的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同桌刘小别一脸正经的告诉我:就是成人之间的关系。

  成人关系?那是什么关系?

  我不太明白,但我看到喻老师一脸和善的对刘小别说:

  “刘同学,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成人关系?恐怕是一种见不得人的交易。

  黄老师好可怜啊,我一定要帮助他逃出喻恶魔的掌心。

  

  DAY1

  我是黄老师的化学课代表,出入黄老师的办公室是很正常的事,但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喻老师总是出现在黄老师的办公室里。

  “老师,这是今天的作业……”

  “你先放在那儿吧。”喻老师一脸和蔼的对我说。

  哼,我就知道。黄老师一定是被那个恶魔欺负了!老师现在脸那么红,呼吸那么喘,一定是被气坏了。不行,我得想办法帮帮老师。

  “喻老师,我有个题想问问您。”

  “哦?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喻恶魔心情似乎不错,但我总觉得背后有点冷飕飕的。

  “勤学好问是好事,但我想请卢同学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上次考试物理12分,化学5分。不仅如此,你还不写作业,上课睡觉。更重要的是,你还帮刘小别写作业。”

  喻恶魔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觉得maybe我有点怂了。

  黄老师,我先撤了,下次我一定救您于水深火热之中。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怂了?不可能,我卢瀚文绝不是这样的人!

  明天是教师节,放学后有教师运动会,绝对是一个好机会。

  

  DAY2

  今天是教师节,我艰难的熬过了一天的课程,终于迎来了放学后的教师运动会。

  黄老师报名的是一千五百米,现在已经在准备了,我一定要看好那个恶魔,不让他欺负老师。

  此时的喻恶魔站在黄老师的跑道边上,跟老师说着话。可怜的老师啊,被欺负的那么惨,却还是心软的原谅他。

  比赛开始了,黄老师飞快的跑了出去。

  黄老师跑着,喻老师一路跟着。

  我就知道,他怎么会让黄老师好好跑,他一定是想在老师跑步时扔下石头,让老师摔倒。而他可以装作关心的帮助老师,让老师觉得是他自己摔的。

  没错就是这样,我是不会让那个恶魔得逞的!

  我紧张的盯着喻恶魔,他跟着黄老师跑完一圈又一圈,却迟迟不下手,我觉得我看的眼睛都要废了。

  最后一圈了,那个恶魔一定是想这个时候出手。

  黄老师此时已经累的快要撑不住了,终于到了终点,一下扑进了喻恶魔怀里。

  黄老师像只小猫似的趴在喻恶魔怀里,那个恶魔顺势将老师抱了起来。

  他竟然敢占老师的便宜!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喻老师,黄老师还好吗?”

  “他有点太累了,现在睡着了。”

  “要不我带老师去医务室休息一下?”

  “不必了,医务室现在也该关门了,我带黄老师回家吧。”

  这下好了,直接送回家了。卢瀚文啊卢瀚文,你这次可是直接把你的老师送进虎穴中去了!

  

  DAY3

  今天黄老师没来上课。

  “喻老师,黄老师怎么没来啊?”

  “他昨天太累了,今天让他休息一下吧。”

  啧啧啧。还太累了?我看是你把老师囚禁起来了吧,你这个恶魔!不行我得采取措施。

  “刘小别,你说的成人关系是什么关系?”

  “嘿嘿嘿,就是恋人关系啊!”刘小别一脸猥琐的说。

  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全校都知道啊,你不知道?”

  “岂止是不知道啊!”我觉得我要完了!

  

  

  “文州?你在笑什么?”

  “你的小课代表好像误会了什么。”

  “误会什么啊?”

  喻文州轻轻吻住身边人的嘴唇,
        “小笨蛋,没什么。”

关于《陈情令》一个梗

私设大家都活着

日常欧欧西

没有针对温情小姐姐的意思,只是吐槽mzy

  温情现在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今天早上她刚醒,就听见邻居家的二丫在敲门。

  “二丫,这么早就来了,有事吗……”

  “温情姐!你知不知道你出名了!”

  “什么?”

  “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最近江湖传言道,有一名(神经)女子自称温情,到处传言说魏公子和蓝公子曾为了她打过架,还说厌离姐姐是她为了躲避金公子的追求强行撮合到一起的。最离谱的是说江宗主为了她甘愿孤独一生!”

  “谁不知道魏公子与蓝公子两人如胶似漆,恩恩爱爱,怎么会吵架。还有江宗主,一向厌恶温氏,你俩恨不得离对方远远的,这也错的太离谱了吧!”

  “听说姑苏蓝氏,兰陵金氏,云梦江氏都在找你呢!”

  “谁先说的!我找他去!”温情气的不得了,恨不得赶紧找到那个人打死。

  “好像是茶馆说书人传出来的,还有很多戏馆在演呢!”二丫不知所措的晃晃脑袋,她还没见过温情姐这么生气。

  “姐!”温宁急急忙忙的回来,想要告诉她外面的情况。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他们。”

  “别别别,不用了,几大家族的人已经来了。”

 
  “温情姐!好久不见啦!”魏无羡蹦蹦跳跳的进屋。

  温情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刚想开口就有人发话了。

  “温情,你来解释一下。”江澄握着紫电,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蓝曦臣盯着温情,脸上没有了平时的温柔。

  “说!”蓝忘机冷冷的看着温情,心情相当差,魏无羡不得不在旁边连亲带抱的哄着。

  “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说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金凌已经气的脸蛋通红,思追差点就没拉住他。

  “温姑娘,我自然是明白不是你做的,但我想知道是谁传的消息。”金子轩拍拍金凌的肩膀,温和的话语却冰的吓人。

  “阿姐……”温宁犹犹豫豫的拉拉姐姐的衣袖。

  “你们一个个的……说够了吗!你们一个个的来讨公道,老娘才是最惨的好吗!都ooc成什么样了!大街小巷都骂我骂疯了!说我是无耻之徒,你们觉得只有你们不高兴吗!你们一个个的想干嘛!”

  “你们自己看看!首先是你,江澄。你自己想想咱俩的关系,咱俩都恨不得离对方越远越好,别人说就是真的了?你江宗主还轮得到别人来说三道四!”

  江澄挑挑眉,没说话。

  “然后是你,蓝忘机你和魏无羡有多恩爱你自己心里能有点数吗?天天虐狗,公开撒粮。你俩一辈子就喜欢过对方一个,谁吵架也轮不上你俩!感情有比你们俩还好的吗!”

  “至于你们俩,金子轩你对厌离什么感觉你自己不知道吗!竟然还要让别人评头论足。你儿子也是,我们几个人见过几面,一只手就数的过了,这种问题你们还没反应过来!”

  “都是大人了,一个个的能不能长点脑子  !这时候找我有什么用!先动用人力去追查那人,再封锁消息啊!”

  一屋子人听得愣愣的,魏无羡最先反应过来。

  “哈哈哈,温情姐,你还是那么机智。我们都知道不是你做的了!等着,看我夷陵老祖不拿她归案!”

  二丫还没见过这么大阵势,钻到温情怀里不敢抬头。温情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对渐渐远去的众人喊到

  “你们几个把戏本子给我撤了啊!”

  ——————————

  愿他们的故事永远如此美好。


我知道是烂尾,轻喷。
假的就是假的,道友们理智吐槽,别气坏身体。

【喻黄】故事总是那么狗血

不好意思,是新人

日常欧欧西

请勿ky

私设如山

  

  黄少天是GLORY平台的知名UP主。

  他主播游戏,以话多,手速快,操作稳而出名。

  但据说,真正让黄少天成名的不是游戏操作,也不是话多,而是一场直播。

  当时直播的录像,到现在还在G站广泛流传,成为不少人的精品收藏。甚至连截屏都成为了不少人的壁纸。

  黄少天想起那件事就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事情要从那天说起。

  那天,黄少天刚刚与喻文州见面。

  喻文州是黄少天网恋了三年的对象。

  说实话,黄少天刚见到喻文州时,先是感叹了一下幸亏没有见光死。

  然后发现这个小哥哥特别眼熟。

  “诶诶,我们是不是见过?”

  “哦?我还以为少天记得呢。”

  我上哪儿记得啊!我也不是谁都见过,谁都记得啊!这不是搭讪专用语吗!突然这么撩是怎么回事啊!

  等一下,我好像真的见过他!!!

  在哪儿呢?嗯……

  嗯?!!

  “你是不是那个……那个…”

  “那个?麻烦少天说清楚一点。”喻文州嘴角微微勾起,看着对面人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还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我!”黄少天突然起身,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生无可恋的缓缓坐下。

  “你是不是小时候住在L市,LY小区,对门家有一个金头发的小男孩天天穿女装?”

  “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有他的照片呢…和你长的挺像的。”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勾起的嘴角,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是栽在这个人上了,自己的命怎么这么不好!

  因为黄少天妈妈特别喜欢女孩,所以在黄少天小时候一直给他打扮成小女孩。

  当时喻文州住在黄少天对门,小小的年纪就能看出有男神底子,加上有礼貌又成熟,实在是让黄少天的妈妈喜欢的不得了,每天让喻文州带着自家儿子,拍了不少两个人的照片。还常常感叹自己家的崽为什么不是女孩,这样就可以把小文州娶回家了。

  后来两家都搬走了,慢慢就少了来往。

  看着眼前熟悉的人,黄少天只想怼天怼地怼喻文州。

  这是什么孽缘啊!演肥皂剧吗!网恋对象,幼时玩伴,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中,黄少天只觉得人生无望。

  ……

  好吧,其实他长得真的挺帅,还有钱,情商高,啧啧啧,要是跟了他自己好像一点也不吃亏。

  “少天?想什么呢?”

  “长的真是人神共愤……”黄少天想着自己的事,完全没发现自己已将心事说出。

  “好看就多看几眼。”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涨红了脸。双手绞着衣角,低着头,不知道看哪里才好。小嘴气鼓鼓的,恨不得赶紧给自己挖个坑跳了。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又急又气的样子,想把他搂过来抱抱亲亲。

  “少天对我还满意吗?”

  “…………不…唔…”

  对面人突然亲上来,让黄少天有点茫然失措。

  少天真可爱。喻文州脑海里只有这一句话。

  “唉,不管你满不满意,我都是你的人了。”

  “…我的……人?!!”

  “三年了卖身又卖艺,好不容易让少天看上我,少天是想反悔吗?”

  “啊?!!!”

  ————————————

  等到黄少天反应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家洗干净躺在床上了。

  这个进度是不是有点快啊……等等,我在想什么?

  黄少天努力挤出自己脑中的黄色废料,才想起今天说好要直播。

  打开电脑,默默吐槽了十分钟的网之后点开了直播。

  黄少天的睡衣给了喻文州,自己只能穿上自家老妈送的史迪仔睡衣,心里狂怼了一百遍。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走位,走位算是比较容易的,主要难点的在操作上,最难的是控制角色的动作和走位的距离、方向……”

  [快截图!少天好可爱啊!]

  [这身睡衣啊啊啊!太萌了!]

  喻文州洗完澡刚进来就看见黄少天鼓着嘴在直播,金黄色的头发有点蓬松,蓝色的睡衣衬得人的皮肤更加白皙,一双小嘴不停的说着,偶尔传来几句哼唧声。

  看见黄少天在做直播,喻文州走过去,发现对方是在直播,一个坏点子浮上心头。

  “少天?乖,该睡觉了。”

  听见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黄少天瞬间炸毛。

  “………我剑圣的一世英名全毁了!喻文州你今天别想上床睡觉!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我听见了什么!快告诉我这是真的!]

  [录像干嘛,愣着啊]

  [我的男神啊!——终于嫁人了!]

  [有一种自家养的白菜终于有猪,啊不,是王子看上的感觉]

  [实不相瞒,我不是来看游戏的,我是来看男神的]

  [各位妹子出本啊]

  [收到,正在码文]

  黄少天看见屏幕上的弹幕,只觉得脑仁疼,又看见喻文州一脸无辜,气的想打喻文州。

  “你还我一世英明!好气啊!”说着黄少天就向喻文州扑去。

  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了床上。

  黄少天显然是没想到男人这么容易就被扑倒了,自己一下拱进了喻文州怀里。

  “少天累了吗?累了就先睡吧。”

  都这样了还睡个个鬼啊!自己原来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心脏!

  “真是失算了!…”听见身下人沉稳有力的心跳,黄少天努力克制自己的花痴。

  “哦?什么失算了?”喻文州可真没打算让自家宝贝去睡觉,好不容易追到的人当然要先亲亲抱抱再吃干抹净。

  说着,喻文州抱起黄少天,在耳边轻轻的说着,

  “少天真无赖,明明是我失算了,我以为我能管住自己的感情,结果一看见你,所有的准备就统统忘记了。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只是……”

  “喻……”

  “嘘,让我抱一会儿。”

  “我是疯了吧,因为你的出现,我的一切就不属于我了……”

  自己一直是个孤僻的人,看似温柔友好,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朋友。原本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度过一生,直到黄少天进入他的世界。

  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小傻瓜的呢?从他小时候的一句“文州哥哥,我们一起玩吧!”到每天的“大可爱!早上好啊!”,他冒冒失失的闯入自己的生活,像个小太阳一样照耀着自己,温暖了心底。

  “唉…鱼总啊……其实……”

  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从一开始的见面,就莫名的依赖对方。明明只是一个网友,却忍不住把自己的心事全说出来。其实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了吧。

  黄少天一向灵巧的嘴此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抬头含住那人的嘴唇,传达自己心底的爱意。

  喻文州反客为主,用力亲住黄少天,开始慢慢剥开爱人的睡衣……

  “少天可要忍住啊,那边还在直播呢”

  “…混…混蛋!”

  [捂眼]

  [……虐狗]

  [我觉得我不用吃饭了,狗粮吃的要撑死了]

  ————————

  我们的缘分,从出生就注定了。